“孩子”发短信想补课?原来是骗子套路

不少家长不惜重金给孩子报各种补习班,谁知一不留神就可能落入职业犯罪团伙的诈骗“新套路”。

家住苏州高新区的李女士非常注重孩子的教育,她的女儿小美去年刚上高中,为了让小美日后能考上一所好大学,李女士便盘算着在学校的日常课程之外,再给孩子报几门补习班。

恰好在这个时候,她收到了一条以“小美”的口吻发来的来自一个陌生手机的短信:“妈妈,学校邀请了清华大学附中的老师来补课,费用为19800元,名额有限,我想报名。”

“因为平时学校不让学生带手机,我以为这条短信是女儿借用老师的手机发的,所以不但没起疑心,反而为她的懂事和爱学习感到欣慰。”李女士说。李女士二话不说就表示同意,“小美”很快又发来一位叫作“杨老师”的电话号码,还嘱咐李女士尽快联系。

“我马上拨通电话,并按照对方的要求,把钱汇到一个账户。谁知道后来又收到对方的短信,称19800元只是一门课的费用,3门功课一共需要59400元。”李女士表示,对方承诺每周一到周五放学后,会给小美补一节课,语文、数学、外语都会进行补习,直到高中毕业。

尽管觉得事情蹊跷,但经不住对方催促,称“报名很快满额,再不缴费就来不及了”,李女士就又汇了一笔钱。直到当天晚上放学后联系女儿时,李女士这才如梦方醒。

遭遇相同骗局的还有卢先生,“对方冒充我儿子,说想报名参加一个清华附中老师开办的辅导班。”他按要求汇款后,又收到短信说报一门不够,还要再报物理和化学,“其实儿子‘小’高考已经结束,化学已经不需要再考了,我这才知道遇上了骗子,再联系的时候,就彻底找不着人了。”

同一时间段,苏州高新区警方频频接到报警,当事人反映的诈骗手段如出一辙。警方研判,这种诈骗属于广西某地团伙利用QQ冒充亲友诈骗的变种。警方出手,很快“操盘手”大黄、大蒙,取款“车手”阿伟、阿强、小清等人相继落网。

2018年11月14日,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检察院以大黄、大蒙等5名被告人涉嫌诈骗罪向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2019年1月24日下午13时30分,审判长敲响了法槌,庭审开始。站在被告人席上的五名被告人看上去都很年轻,说起话来支支吾吾,很难将他们与“精准”网络诈骗这种看似高端的犯罪手段联系在一起。

“这次的事情是谁组织的?具体有哪些人参与?”庭审中,公诉人首先对被告人大黄进行询问。

“是我组织的。我们五个人都是同一个村的,我是1995年出生的,他们几个比我小一两岁,我们基本都是小学毕业后就没再上学了。”大黄称,因为以前看到周围有人利用QQ假扮亲友实施诈骗成功的,就想到了这一招。

“家长的电话号码是哪里来的?”审判长问道。

“苏州学生的资料是我在一个专门贩卖个人信息的QQ群买的,内容包括学生的姓名、家长电话等,八毛钱一条,我一共花了三千块钱。”据供述,大黄等人先后发送了一千多条诈骗短信。

随后的庭审过程中,被告人大蒙对作案细节进行了供述:“大黄是主谋,我们诈骗用的作案工具以及衣食住行都是他安排的。诈骗方法也是大黄教的,就是冒充学生给家长发短信说要参加学校组织的补习班,并留下接电话的专用号码,让家长来联系我们。接到家长电话后,我们就自称是清华大学附中的老师,参加补习班的费用是一门课19800元。”

被告人还特别提到,在实施诈骗的过程中,他们还运用了所谓的“饥饿营销”手段:“在跟家长通话过程中,我们会假装很不耐烦,跟家长说报这个清华名师班名额有限,只有20名,要是超过了一定时间再不缴费,就不接受报名了。”很多原本心中存疑的家长,就是在如此“攻势”之下,迫不及待地汇了款。

在这个团伙诈骗案中,如果说大黄、大蒙扮演的是“大脑”的角色,那么阿伟、阿强和小清的身份就是“车手”,即专门提供汇款账户并实地取款。

经审理查明,2018年上半年,被告人大黄与阿伟商定,由阿伟提供银行转账账号及负责取款,组织被告人大蒙,通过发送短信和接打电话的方式实施电信诈骗活动,并由被告人阿伟安排被告人阿强、小清前往银行网点取出诈骗钱款,共计骗得包括苏州高新区在内的十余位家长共计37万余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五名被告人共同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电信网络技术手段实施诈骗,其中被告人大黄、大蒙系主犯,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三万元,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两万元;被告人阿伟、阿强、小清系从犯,且有吸毒、盗窃等前科劣迹,遂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两万元、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一万元、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两千元。

五名被告人均表示服判息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