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国度航天事业孝敬“香港气力”

  

  香港市民在香港会展中心一睹月壤真容。

  “一项发现必需颠末多重审批和试验才会遭国度选中,哪怕是很小的失误、哪怕只错一次,你就已经输了。”2017年,容启亮获邀参加国度首个火星摸索任务,他一方面深感侥幸,另一方面则抱着“战战兢兢”的心态,尽心尽力。

  新华社记者 李 钢摄

  尽心尽力,攻陷工程学“终极挑战”

  搭载于“天问一号”着陆器外层平台上的“火星相机”,体重轻巧,约390克,但外壳健壮、不变性高,可在长时间的太空路程中降服极度温差、宇宙尘土、辐射、机器振动等严峻检验,并在着陆下降进程中遭受相便是地球地心引力6200倍的攻击震荡。

 

  上世纪50年月,容启亮出生于一个普通的香港家庭。在玩具短缺的童年,容启亮开动头脑、斗胆实验,廉价出种种游戏,经常与小同伴玩得不亦乐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