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榴莲1千万,乡镇房价破2万!史上最严调控潮下,炒房客已遭逼到角落


想要买房,不只得出钱,还得和业主打一场麻将。



1

深圳楼市进入“黑话时代”

更早些时候,在深圳宝安,一套代价上千万的学区房以650万挂牌出售。业主提了一个特另外要求——买房人要附带购置一幅名画《八骏图》,标价:



这片地皮上有过一个神秘的集体。

20年前,他们像买白菜一样买屋子,一战成名;


这些好歹照旧都市,但在浙江嘉兴,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现实是——

2

乡镇房价2万,投资客超一半

只要他们到过的处所,款子就会涌动欢呼的狂浪,房价就能平地冲上云霄。


在我的影象中,上一次呈现这样的场景照旧在2016年。那年9月,第一财经写了篇名为《全国31个小城镇房价过万,河北燕郊“一骑绝尘”超2万》的报道,让全国人民都感觉到了小镇的气力。


那边入口的水果能卖到如此天价?吃了是能永生不老吗?这张图虽然不会呈此刻水果摊,它是人们在深圳一家房产中介门口发明的。

这家中介正是以榴莲和香蕉为暗语,展示楼房的详细价值,个中的换算法则是——


听说这张图的灵感来历于那道著名的小学数学题——






他们的名字叫温州炒房团,20年已往,他们已经烟消云散。

一个榴莲1千万,乡镇房价破2万!史上最严调控潮下,炒房客已遭逼到角落


一个榴莲1千万,乡镇房价破2万!史上最严调控潮下,炒房客已遭逼到角落


独一的优势是挨着上海,但离上海市中心也有70多公里的间隔。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