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骗担保掉入陷阱!聊城夫妇莫名背上3000余万巨债

       隆冬时节,齐鲁大地银装素裹滴水成冰,比凛冽寒风更冷的,还有山东省聊城市茌平区北关村村民任某夫妇的心。

  自2013年6月为“茌平县良光工贸有限公司”实际持有人李某办理了一笔2000万元和一笔600万元的贷款担保以来,恐惧和焦虑就一直伴随着这对年近花甲的老夫妇,让他们食不能安夜不能寐。

  “当初,我就不同意给他做担保,是俺当家的人忒善了,反复给我做工作,没想到还是着了人家的道!”提起8年前这段伤心往事,任某的妻子张女士情绪十分激动,眼里满是泪花,“现在,借款人欠债潜逃逍遥法外,而我们却成了‘替罪羊’代人受过,随时面临倾家荡产的风险。”

  友情担保换来无情坑害,任某夫妇的遭遇成为当地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李某私下串通茌平县农村信用社有关负责人宋某、罗某采取欺骗手段获得担保,贷出2600万元后挪作他用潜逃“跑路”,致使担保人任某夫妇连本带利背上3000余万元的债务。

  被骗担保掉入陷阱!聊城夫妇莫名背上3000余万巨债①

  违规操作,蒙蔽签下空白合同

  “我们夫妇和李某2007年就认识了,当时他租了我家的酒店做办公室,熟悉之后成为朋友,我们就帮他贷过几次款。”据张女士回忆,第一次给李某做担保是2009年5月,那次贷了490万。

  “这笔款子在2010年5月12日归还,2010年5月14日重新贷出,2011年5月11日归还,2011年5月17日又重新贷出,2012年5月全部还清。”“这几次担保,我们都是以自己名下位于茌平中心街的临街房产做抵押,每次贷款期限都是一年。”

  这几次贷款,李某都能按时把钱还上,双方合作还算比较顺利,任某夫妇对李某也渐渐积累了一些信任。“万万没想到,悲剧才刚刚开始!”

  债务缠身策划“以贷还贷”

  作为借款人的“茌平县良光工贸有限公司”实际持有人李某。“这里面好多事其实我自己也不太清楚,都是宋主任说怎么搞就怎么搞……”

  李某口中的宋主任,正是时任茌平县农村信用社洪屯分社主任宋某。

  原来,李某与宋某是多年的好哥们儿,相互间有很多借贷往来,宋某在哪里任职,李某就在哪里办贷款。“之前任哥任嫂帮我担保的几笔贷款,就是通过宋主任贷出来的。”

  “当时,我公司的经营状况就很困难了,欠了信用社很多钱,还款压力比较大,我就和宋主任商量,能不能再贷两笔款子下来。”在一份李某亲笔手书的《情况说明》上,李某叙述了他贷款的背景和动机。

  由于公司经营不善,李某背上了巨额债务,公司面临破产倒闭。“我的财务状况,宋主任是知道的,当时因为公司资金周转需要,我们还通过宋主任个人借款,月息4分,每月为其支付利息。”李某说,“为了偿还贷款、减轻压力,我就去宋主任帮忙,策划再贷出一笔钱来还贷。”

  谎称投资煤炭挖坑下套

  李某和宋某商量之后,他们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投向了任某夫妇。

  2013年5月的一天,李某主动找到任某,谎称其要做煤炭生意,需要大笔资金,希望任某能够以自己的房产作为抵押,为李某向当地农村信用社贷款提供担保。

  出于信任,任某没有多疑,而此时,任某的妻子张女士却有些担心。

  “金额太大了,2000多万啊,万一还不上呢,我就不同意给他担保。”张女士说,“就是俺当家的太忠厚了,说兄弟有难处了,该拉一把就拉一把,反正说好了就一年时间,督促他按时把钱还上就行了。”经不住丈夫的多次劝说,张女士只好硬着头皮同意担保。

  2013年6月14日,李某等人再次找到任某夫妇,请他们做抵押担保,到茌平县农村信用社洪屯分社贷款2000万元。“此时,茌平县农村信用社洪屯分社主任为宋某,肖庄分社主任为罗某。”

  因为这笔2000万元贷款数额巨大,李某、宋某等人找到任某说起时,特别强调贷款期限和以前一样,是一年,任某夫妇便同意以自己名下位于茌平县振兴桥西的顺河大酒店作为抵押物为其担保。

  在办理2000万元贷款的同时,2013年6月22日,李某、罗某等人又请任某夫妇以其位于茌平县中心街的临街门市作抵押,在茌平县农村信用社肖庄分社贷款600万元,约定时间也是一年还清。

  让任某夫妇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次贷款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骗局。

  在与李某的交谈中,他自己也说,在办理贷款过程中对担保人任某夫妇撒了谎,“我说投资做煤炭其实是假的,我之前欠了好多钱,还账都不够,哪有钱去搞投资。”

  空白合同埋下致命陷阱

  “这笔贷款的签字手续是洪屯分社的宋主任带工作人员拿着空白合同到顺河大酒店七楼李某办公室来办理的。”任某说,作为担保人,自己并不懂信用社贷款的规范流程,他们是基于信任才给予配合的。

  “合同都是在空白状态下,让当事人签的字,合同中的相关信息都是宋某和其工作人员事后填上去的。”任某说,写了什么,担保人当时均没有看到,事后也没有告知,所有的贷款协议,担保人均没有拿到。

  “我们一起在酒店签的合同,按照之前说好的,给他担保一年。当时给我们签的是空白合同。我们签完字银行那边就拿走了。”任某说,回过头来一想,这份空白合同为他今日的艰难处境埋下了致命陷阱,从签字的那一刻起,他就掉进别人设计好的“圈套”里了,只是当时没有察觉。

  “前些年办贷款都是到信用社现场签字办理,那次是我大意了,他们直接拿着空白合同到酒店找我们签字,也没录音录像,也没给我们留底,这明显是违规操作。”提起往事,任某夫妇后悔不已。

  “当时,我签的就是空白合同,任哥和嫂子也是签的空白合同。”李某说,“我和宋主任让担保人在空白合同上签字盖章,接下来的程序都是宋主任安排人在办理,担保人对此毫不知情。”

  被骗担保掉入陷阱!聊城夫妇莫名背上3000余万巨债②

  故意隐瞒,私自更改合同期限

  时间过得很快,一年担保期即将届满。

  2014年6月初,任某夫妇主动催促李某等人去偿还贷款,为尽快解除担保,任某陪李某去茌平农村信用社洪屯分社咨询相关手续。

  “我刚到那里,信用社的宋主任就告诉我说,不用还了,担保期限已经改成三年了。”任某说,当听到这话时他感到心里一震。“我说,你们谁决定的,怎么没人告诉我,之前说好的只担保一年,谁同意给你担保三年的?”任某一打听,这才知道连同在肖庄分社那笔600万元的贷款担保期限也延到了三年。

被骗担保掉入陷阱!聊城夫妇莫名背上3000余万巨债

  夫妇俩这才预感到大事不妙,那段时间,他们不断催促李某等人尽快去偿还贷款,但没有丝毫效果。

 

  一年合同期限变成三年

  “我那个时候正在四处筹钱还贷,本金是2600万,大概还差一百万吧。”时隔多年,再次见到任某夫妇时,李某显得十分无奈,他说自己也不知道“一年合同改成了三年”的事,都是宋主任在幕后操作的。

  “甩锅”的话言犹在耳,但事实很快证明,这不过又是一个谎言。经过仔细调查,并从李某本人手书的《情况说明》中发现,“一年合同改三年”其实是他和洪屯信用社主任宋某早就策划好了的。

  在这份《情况说明》中,李某明确表示,“从2009年起,任某夫妇就给我帮忙担保办贷款,贷款期限每次都是一年,因此,2013年6月贷款时,宋主任就告诉我,不要对任某夫妇说实话,否则款贷不出来。”

  李某自己也承认,2000万贷款一年到期之前,他在筹备还款的时候,找到宋某,要求他帮忙改成三年的贷款,那样就不用每年还款了。

  “当时,宋主任说得和联社领导请示一下,又过了两天,宋主任告诉我,领导同意三年了,不用再还款了,三年后到期一次性还就可以。”

  隐瞒实情只为继续“骗保”

  “一年到期前,我反复催他还款,李某说不用还了,担保贷款给改成三年了。我们就说改成三年你跟谁说了,三年的变化太大,我们不给担保啊。”

  任某之妻张女士说,在办理担保手续过程中,李某和宋某让他们在空白合同上签字,并反复保证,担保期限还和以前一样,是一年,但在实际操作中,李某和宋某串通一气,私下变更合同期限,让他们感到十分气愤。

  “宋主任授意我不能让任某夫妇知道实情,必须对他们予以隐瞒,否则任某夫妇不给我担保。”李某说,他之所以这么做,就为了继续获得任某夫妇的担保,隐瞒实情其实也有自己的“苦衷”。

  “他们瞒着我们把一年改成了三年,如果早知道是三年的话,我们从一开始就不给他担保。”任某说,当他质问李某和宋某为何将一年期限改为了三年时,对方给出的理由是竟然是“为了方便”。

  这个答复让任某夫妇心里凉透了:“他们是方便了,却让我们夫妇深陷数千万元债务深渊,这个责任谁来承担?”

  更改信息索要巨额报酬

  “作为担保人,他们不经过我的同意就私自变更合同,这其中一定有猫腻!”任某夫妇一边稳住李某,一边展开了调查,“我们了解到,李某与宋某、罗某等人认识多年,好得就像穿一条裤子似的,肯定存在利益输送关系。”

  几年来,任某夫妇多次找到李某,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劝导,在一桩桩实证面前,李某终于道出实情。“在借款合同中约定的借款期限为三年,这是我与信用社的主任宋某私下商定的,关于借款合同三年期限的问题,我和宋主任都对任某夫妇进行了隐瞒,他们并不知道实情。”

  李某解释说,因为往年他多次向信用社借款,而借款合同期限都是一年,所以就让任某在空白的借款合同上签字,这个过程中,他与宋某都向任某夫妇口头说借款期限为一年,目的是骗得任某夫妇的信任,“宋主任一再告诉我,绝对不能对任某说实话,否则他们不给担保,款就贷不下来。”

  就这样,李某和宋某等人串通一气,骗取任某夫妇在空白合同上签字后,他们再拿到单位填写具体信息。

  “相关日期内容及循环贷款形式,都是信用社工作人员后期填写的,任某夫妇均不知情。”

  “担保手续的办理及担保期限怎么填写有利,宋主任都给予了很大帮助。”李某也承认,宋某说借款期限做成三年他是有条件的,要求在事成之后给他20万元的好处费,“我同意并于收到贷款后将20万元的现金支付给了宋主任。”

  被骗担保掉入陷阱!聊城夫妇莫名背上3000余万巨债③

  监管缺失千万资金挪作他用

  “这是一笔2000万元的借款,合同上‘借款用途’一栏内明明填写的是‘煤炭销售’,但从实际使用的情况看,李某根本不是拿这笔钱去做的煤炭生意……”

  来到任某夫妇的住所,张女士拖着一个重重的文件箱走过来,她翻开资料,展示了她千辛万苦从其他途径获取到的李某当时签署的借款合同复印件。

  “这上面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为什么没有按用途使用?只有一个解释,就是信用社没有履行监管义务,放任李某随意‘挥霍’这笔资金。”

  千万资金流向特殊账户

  “合同刚签完,资金就到账了,我记得很清楚,当天是周六。”任某说,2013年6月15日,签订合同的当天,2000万贷款就下来了。

  “钱一到账,李某公司随即把1160万元分别打给了小额贷款公司的邓某、焦某等人账户上,第二天又把685万元打给了小额贷款公司的顾某等人,6月17日,给洪屯信用社转账115万元……”至此,2000万元贷款不到三天就被挥掷一空了。

  “这些记录是我们反复取证才查询到的,李某没有按照借款合同规定将借款用到煤炭生意上,而是分批打给了小额贷款公司。”任某说他掌握了足够的证据。

被骗担保掉入陷阱!聊城夫妇莫名背上3000余万巨债

 

 

  “信用社在李某贷款前没有依规审查李某是否真正经营煤炭生意,是否具有偿还巨额贷款的能力,也没有实地调查与其发生业务的‘煤炭经销商’的经营场所和货物。”对此,任某夫妇怀疑贷款银行也存在监管不到位的过错。

  “他们根本没有审核监督李某所贷资金的支付情况!”张女士继续翻出一叠资料,上面详细罗列了李某公司的转账记录,“事后我们才知道,李某在此前外面欠了很多钱,他投资煤炭是假,贷款堵窟窿才是真。”

  在与李某的见面交谈中,他自己也透露,“除了向贷款公司借钱,他还向洪屯信用分社主任宋某借了钱,贷款审批下来后,公司立即转给宋主任的母亲郎某85万元,用于支付宋某个人贷给公司的贷款本息。”

被骗担保掉入陷阱!聊城夫妇莫名背上3000余万巨债

 

 

  通过长时间调查取证,任某夫妇还发现,作为信用社负责人的宋某、罗某的个人账户分别于2012年至2014年期间,与贷款方“茌平县良光工贸有限公司”有多达几十笔的银行交易,其中有一笔与宋某的交易高达400多万元。

  “由此看来,李某和宋某、罗某之间却是存在利益输送关系。”任某感叹,“他们一路帮着李某隐瞒实情、骗取贷款,这其中肯定有猫腻。”

  还款协议沦为一张废纸

  事发之后,任某夫妇走访了多家单位,查阅了相关手续。他们很快发现,关于这笔2000万元的贷款,茌平县农村信用社洪屯分社与“茌平县良光工贸有限公司”其实是签订了分期还款协议的。

  “这份协议中明确标明了2000万元贷款各期还款的额度,而实际履行中,李某及其公司根本没有按照协议还款,信用社也没有依据该协议向借款人追偿贷款。”

  李某自己也坦言,由于公司资金链断裂,他确实有很多违反贷款协议的行为。

  “我把钱给了小额贷款公司了,都用来还账了。没有用于煤炭经营生意。银行的还款协议我也没按照还,一分都没还。”

  罗织拼凑贷款担保手续

  随着取证的逐渐深入,任某夫妇发现,茌平县农村信用社洪屯分社的业务操作存在严重的漏洞,合同要件等有很多“修补”过的痕迹。

  “这份‘各类房地产抵押设立登记申请书’上的字迹与其他信息明显不同,这是他们事后补上去的。”

  “这2000万元的借款合同,其实是宋某和其工作人员在顺河大酒店七楼李某的办公室签的,而合同上‘签署地点’写的却是洪屯信用社。”

  “同一笔2000万元贷款,存放在洪屯信用社和茌平县房管局的两份借款合同利率不同,信用社那一份借款利率填的是10.1475%,而房管局那一份填的却完全不一样。”

  ……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任某夫妇帮助李某担保在茌平县农村信用社肖庄分社贷出的那笔600万元贷款,借款合同上载明的借款时间是2013年6月22日,但据任某夫妇查到的该笔款项的往来信息是2013年6月19日。

  “这意味着,贷款合同还没签署,贷款资金就已经流出。”仔细查看相关资料,诸如此类的手续漏洞还有很多。

  被骗担保掉入陷阱!聊城夫妇莫名背上3000余万巨债④

  转嫁责任,巨额欠款从天而降

  从2013年6月帮助担保贷款2600万,到2014年6月被告知“一年合同改成三年”,到2014年10月发现李某等人失联逃逸,再到2015年4月被一纸诉讼告上法庭……

  不到两年时间,任某夫妇一步步掉进李某等人提前设计好的“圈套”中,遭遇了人生最黑暗的时刻。

  “俺当家的接受不了这个打击,多次想要轻生,要不是我们全家人没日没夜地紧紧盯着,估计早就出大事了。”张女士说,这个飞来横祸让任某一家的生活完全被打乱,整天除了发呆就是失眠。

  “李某等人正是利用了我们的善良和信任,欺骗我们签字担保,让我们无辜蒙受巨大损失,孰是孰非自有公论,我相信‘正义只是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躲避失联离婚“跑路”

  2014年6月,原定一年的贷款担保期限即将届满,蒙在鼓里的任某找到李某,催促他到信用社还钱,尽快解除担保关系。

  随后,任某陪同李某来到洪屯信用社,信用社主任宋某告诉他们,“钱不用还了,担保期限改成三年了。”

  任某预感到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坚决反对他们私自变更合同期限的做法。“担保合同签字之前,李某和宋某反复跟我说,和以前一样,担保期只有一年,现在突然变成了三年,他们和谁商量了?”

  期间,任某夫妇又多次催促李某还款,没想到李某嘴上说在凑钱,实际上直到逾期都没有偿还。

  2014年12月,任某发现李某电话开始打不通,之后便失联了,慌了手脚的任某四处查找李某的下落,却怎么也找不到人。没过多久,李某的合伙人王某也失联了。

  几经辗转,任某才找到一点蛛丝马迹,仔细一打听才得知,李某已于2014年9月18日与其妻子张某办理了离婚手续,他们的财产也早已全部转移分割。

  放任逃逸协助“善后”

  “其实,按照贷款合同中的还款计划,李某一年内就要分期还款。”任某说,贷款协议中明确表明了贷款各分期还款的额度,而实际履行中,李某及其公司根本没有按照协议还款,信用社也没有依据该协议向借款人追偿贷款。

  就是在此期间,李某夫妻离婚、失联,导致贷款无法追偿。“宋某、罗某和李某平时亲密无间,他们不可能不知道李某的经济状况,在他们的包庇之下,还款计划成了一张废纸,再加上合同期限由一年改为了三年,也间接地给了李某从容脱身创造了机会。”

  任某夫妇一边查找李某行踪,一边想办法及时止损,他们先后历时一年多,通过各种关系才逐渐摸清了自己被“套路”的真相,也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又找到了李某与宋某、罗某等人的经济往来信息。

  张女士展示的一份财务帐簿中详细记录了李某及其公司会计与宋某个人现金交易的记录90多笔,数额达1900多万元,与罗某的交易50多笔,数额300多万元。

被骗担保掉入陷阱!聊城夫妇莫名背上3000余万巨债被骗担保掉入陷阱!聊城夫妇莫名背上3000余万巨债

 

 

  “借款人李某公司的会计潘某,还曾多次给宋某转了很多钱。”张女士说,“2013年8月8日潘某转给宋某10万元,8月10日潘某给宋某转了10万元,8月13日潘某转给宋某三笔共22.7万元,除此之外,他们之间还有多笔大额交易。”

  对于这些贷款方与信用社有关负责人之间极不寻常的资金往来,宋某、罗某所在单位信访部门给出的解释是“违反了内部关于资金支付的规定”。

  李某逃逸后,为确保上级不立即追查,宋某还运作帮助李某偿还了两个月的利息。

  “他们早就串通好了,我们不知道李某行踪但宋某知道。”张女士说,李某逃逸后,2016年5月20日宋某曾与李某取得联系,他们偷偷在江苏常州会面,并补签了之前不合规定的部份合同。

  莫名背锅成为“老赖”

  借款人李某逃逸后,担保人任某夫妇就毫无悬念地成为了“背锅侠”。

  2015年4月15日和2016年1月14日,茌平县农村信用社向法院起诉,因为李某潜逃,要求任某夫妇分别还款2000万元本息和600万元本息,从此,任某一家被拖入了纷繁的诉讼之中。

  “那个时候,俺当家的已经崩溃了,他产生了轻松的念头,为了家人平安,我们反复权衡后作出了让步。”

  2016年12月初,经双方协商,初步达成调解方案:任某拿出自有房产3600平方米门市楼、3300平方米院落和116万现金,用于偿还本息3000余万元贷款。

  “我们虽然心有不甘,但当时顾不了那么多,只要俺当家的能平安无事,我们就算割肉卖血都成!”张女士说。

  调解达成不久,茌平县信用社将任某的还贷资产进行评估,估值也大体相当。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2017年腊月27日,对方突然变卦,说除了先前所说的财产和现金外,任某夫妇还要再拿1000万元现金,用于缴纳不动产过户税等费用。

  “这是要让我们倾家荡产才肯善罢甘休啊!”任某夫妇不寒而栗,调解工作就此搁浅。

  “我承认我也有责任。但是如果说一年期限到了,李某不还钱破产了,我都认。他贷款用来经营公司了,我也认,他按照贷款协议月月还款,我也认。现在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我,让我一个担保人来承担所有责任,我不认。”

  借款人逍遥法外,担保人背锅顶罪。李某远走他乡后,茌平县农村信用社方面从来没人找过他还款,而任某夫妇却成了“老赖”,一直处在危险之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